想成为翱翔于天空的自由鸟,想和野草一般的生长。

星云🎇

每次洗漱完上床的时候都发现自己又忘了把没写完的东西复制到手机上了。。平时实在没时间写了,只在晚上睡觉前才能自得其乐放松写一会儿orz

Miss Sherlock

乱乱的小啾还是很可爱的,坐等药哥

美少年使我快乐

「关于喜欢这件事」

药研看着面朝自己鼓起脸的乱藤四郎,外面的天空刚刚开始放晴。
“嗯,我也是,喜欢你,”药研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出这句话,乱认认真真看着他的眼睛似乎在想着什么,环住药研脖颈的手渐渐松开,他依然鼓着脸,歪着头的样子好像表示对药研刚才说的话并没有完全满意。部队长加州清光在庭院内清点人数,药研看着应声加入到出征队伍的乱的身影在本丸的门前消失,有些僵直的手指抚上刀柄,轻轻摩挲着。
我喜欢你。这是在药研印象中乱对自己重复过最多的一句话。不过乱也只在和药研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才会说这句话,但说话对象并不只是局限在药研一个人身上。
一期哥,和自己相仿的兄弟们,甚至是其他付丧神,乱都对他们说过,只是形式也会随着说话对象的不同而发生变化。“我最喜欢一期哥”、“厚你太好了,我喜欢你”、“我很喜欢加州君今天的样子”……这样的话,药研时常都能听得到。
不过这句熟悉到能被叫作“属于”乱藤四郎的话,能够从他口中说出来的非常温柔的这几个字,不知为何,每当乱面对着自己说出来,听起来总是有点僵硬。药研从来不会刻意去分辨蒙在言语上所透露出的情感的差别,但这是不用刻意去体会都能感觉得到的,就是真实了吧,而且乱每次说这句话时都毫无征兆,并不像单纯的夸赞,也不是直白的表示感谢,可能会在说话告一段落,周围陷入安静时,乱的口中就细缓地飘出这句话,像在做着练习一样,有时看着药研,有时不看,药研每次回应他时,乱的表情就会变成那样,歪着头,有点困惑又似乎是不满,让人捉摸不透。
是觉得被回答得太敷衍了吗?
如果被问到底喜不喜欢乱藤四郎,药研的回答绝对是“喜欢”,因为是可爱的兄弟,这是最理所当然的理由,也是基于这一点,每次回应的时候,药研才会毫无顾虑地把这句话说出口,这也是最直白向对方表达好感的方式,可是连这样都会觉得困惑吗?药研的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把视线移回书页,才发现看了那么久还是停留在最初翻开的那页上。
药研藤四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无来由地被这种虚无的问题困扰着,与其说是问题,不如说是被感觉所困扰着。感觉不是很虚无的东西吗?没有逻辑性,要说是理由,总不能说“我觉得有点奇怪”这样向对方说明吧,这是无法理解的,药研明确清晰地知道那种感觉,并相信乱也一直知道,可是说出来就很奇怪,感觉就是这样奇怪的东西。
但是不说的话,一切都无法解决。

于是在某日的一个下午,当趴在桌子对面的乱藤四郎对着药研藤四郎说出“我喜欢你”这样的话来的时候,药研从打开的书本里抬起目线,两个人对视着有好几秒。
“嗯,”药研点点头。
“喜欢。”
又过了好几秒。
似乎能听到空气里泡沫破碎的声音,虽然这是臆想的感觉,不过也很适合来形容此刻的氛围。
“原来如此,”乱藤四郎的眼睛转了一圈,“已经知道了啊,太好了。”
不如说早就知道了,药研把身体靠向椅背,“所以呢?明明都这么直接说出来了,最后又像拒绝似的。”
“因为不是那种‘喜欢’啦!”乱把身体佝偻起来,抱住双膝,在椅子上显得更小了,“不觉得奇怪吗?明明是兄弟……”
明明是兄弟却可能演变成恋人的关系,放在像大将那样的人类之间,或许真的很奇怪。
但——我们并不是人类,是作为刀剑付丧神而存在着。哪怕和人共处了百年千年,有了人的灵性,知道他们的道德准则,知道他们的行为习惯,甚至拥有和他们一样的肉身,也终究不是人类,我们仍然是刀而已。
“兄弟吗?”药研伸展了一下胳臂,把身体坐直,再连贯地将身子往前倾,拨开乱额前的碎发,凝视着他的眼瞳,手却没有放下,“我知道。”
“嗯,”乱的嘴角擦上了一抹明朗的笑意,若隐若现映入药研的眼中,所以,关于喜欢的问题,还是认真的,去说出来吧。



















又是一点点小糖。。最后一张元年长组久违地同框,那么和谐的场景真好啊。

感觉花丸药对乱哎嘿嘿()就是特别照顾的那种,刚才第一张的截图乱是给药哥什么东西吧,药的膝盖微微弯下来接过去,第一季也是,乱情绪不好的那时候药哥很快就察觉到了,非常好非常好,本来冷cp发糖发太多也挺奇怪的吧。。我已经释然了,毕竟也不是历史上联系很多的那种,也不是双子类型的,花丸感觉也已经照顾到大部分了不管是有意无意吧,一般都会有同框了,我也挺满意了现在。

一点点的药乱糖

三周年!非常高兴遇见你们并见证你们的成长,让我们今后继续在一起吧!

近期应该可以把之前欠下的债补起来了。

身穿白色衬衫的美少年站在开满向日葵的小径上,笑着说“等我啊”,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写的东西好散。。。等寒假了会把前面未完结的东西慢慢补完的(。•̀ᴗ-)✧

日常小段子系列1——花のように

“我啊、曾经见过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付丧神,当我们在廊道上相遇,第一次对视时,那双紫灰色的眸子如同被雨打湿的紫阳花一般清澈,让我印象深刻。后来,我好像再也没有见过他了,可是我印象里确实有这样一位付丧神,也许是被带去其他地方了,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真的如同一阵风一样呢。现在想想,那个付丧神就是药研吧,是药~研~哦~”
药研转过头,垂下眉眼看着靠在自己肩头闭上眼睛梦呓一般喃喃自语的乱,轻轻拾去打落在乱头发上的樱叶。

真是能够当着别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啊。
“你也一样啊,”药研把停留良久的视线重新转移到摊开的书本上,乱已经安稳地睡着了,均匀的呼吸透过垂落在药研肩上的碎发将轻微的抖动传递给他。

与其说像风,头顶上每年春天将会盛开的樱花会更适合你。

——希望他们拥有如花一般,似风一样美好的相遇。

药乱真好啊,他们怎么这么好,要时时刻刻赞美才可以,他们这么好吃的人为什么这么少呢😞

记录一下自己的脑洞和之后要写的东西(持续更新)
1.《迷失2,3,4》
2.本能寺(出阵 手入2)(会拖)
3.分别在异地的两人生活的药乱
4.昭和时代背景下的故事(待定)
5.从一个旁人的角度看到的药乱的相处的故事
6.节气的小故事看情况,有精力就写没精力就拖()

“我喜欢的东西:公路车,骑在公路车上看到的世界,妈妈煮的菜,遥香生气的脸,大门差劲的画,笈川的笑话,纪子的裸体素描,说梦话的狗,波士威士忌哈伯101,唱国语歌的王菲,齐达内的控球,库斯图里卡的电影,汤姆威兹的歌声,烤得焦焦的培根,没有洞的甜甜圈, 吃了不会头痛的冰淇淋,海龟下的蛋,不吵人的蝉鸣,彩色的熊猫,没有底的口袋,无痛的针头,不能再用的牙刷刷毛,永远不会变红的绿灯……"
                             ——《青之炎》

喜欢闪亮却破碎的东西。

花丸二期我要吃!!!药乱!!!!糖!!!!!!!!(暴风哭泣)

没粮吃要死了,要我推结婚才能好。

“如果,我真的丧失人性的话,我希望我的灵魂能够回到娜娜奇身边!”

“神啊,救救我们,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属于我的宝物,请不要夺走她。”

——《来自深渊》

来自深渊这部番真的好棒啊~

所以觉得音乐真的很伟大,光是一段旋律就让无数人产生共鸣,在旋律奏响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被连成了一体,所有思想上的隔阂一瞬间都被抹平,世界都充满了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中。

很多东西都很微妙呢……比如我的心里在看到一个事物时所拥有的感情,如果硬要总结表露出来的话,反而表现不出来,还会变成另一种意思……说不好还可能会导致误解,只有我所想和感受到的,不表达出来的才是真正正确的,并不是不会组织语言,是这种感情并没有任何语言适合它。如果想请别人理解这种感受,只能是他在看到这个事物时能和我有一样的感情,即使不说也已经真正领会到了的这种默契。这些时候总让我再一次明白了语言和文字之类的东西的苍白和单薄。

很强了

想玩推上的药乱深夜六十分,自己手速太慢玩不动,只想看大佬产粮(;へ:) 最近太忙了事儿多,好想写文又没时间……

【半夜发疯的药乱碎碎念】

微博过来的,在这里也发一下(。

1.最近听东西都会想到刀想到药乱想一些有的没的脑洞……觉得他们作为武器所拥有的经历和对原主的感情真的太珍贵又太令人难过,经历了这么多最后在本丸相遇,一定很感慨有很多很多想说的话吧,药和乱历史上就没遇到过几次,在足利家的那段时间不知道会不会碰面呢?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再一次在本丸重逢时,还依旧记得对方吗?最后他们分开发生的一切双方都始料未及吧?在历史的洪流中冲刷沉浮了那么多年,药研连本体的刀身都不复存在了……而且我很喜欢药乱的一种给我的感觉是,他们两个在一起,让我觉得很温柔,我好喜欢这样的感觉;;

2.感觉药和乱就是,乱平时很活泼,不过却意外有非常纤细的心思呢,而且可能有时候说话会特别宇宙,语音什么的()而药哥总会认真听他说,会给他建议,会照顾他,药哥一直都是这样呢。而药哥总是自己承担很多事情(花丸药给我的印象比较深)照顾弟弟,带他们练习什么的,而乱在他身边会让药哥觉得很有趣吧,乱本来就让人觉得很有趣呢w药哥也会对乱的一些想法非常感兴趣的感觉,会觉得轻松不少呢,而且感觉乱会用自己的方式帮药哥分担许多事情,一直被照顾的乱其实也一直在照顾和保护着对自己很温柔的兄弟,甚至会很意想不到地让被照顾的人觉得动容和温暖,这样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其实很多时候包括写文,我都无法将自己的情感百分百的倾注到我写的东西上,是我能力的不足,写出来的文字总是无法准确地表达我所持有的情感,因为无力而无法向外界传达出我所想表达的东西真的是一件非常让人痛苦的事情,只能再接再厉吧(再接再厉这种话一说出口感觉人一定会怠惰的)

1 / 3

© 大黑兔奶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