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翱翔于天空的自由鸟,想和野草一般的生长。

【刀剑乱舞/粟田口/药乱】

2、乱藤四郎的话
我叫乱藤四郎,是兄弟中少有的乱刃哦,混在其中也很好辨认,很高兴认识你。
今天的天气依然是阴雨绵绵的呢,本丸这几日已经下了好几场雨了,感觉很久都没有见到放晴的天空了。
今天我起得比平时都要早,我悄悄拉开推门的一道缝,仰望着外面的天空。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下着小雨,系在房梁上的风铃被风雨刮得叮铃铃的响,风卷过风铃钻进门缝,灌进了我的单衣,我打了一个寒战。我很轻地叠好自己的寝具,踮着脚尖从其他兄弟们的身边走过,尽量不吵醒他们。
合上卧室的门,我站在走廊上伸了个懒腰,清凉得似乎夹带着冰丝的空气让人觉得十分爽朗,让我的精神比昨天似乎还充足了一倍。其实我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很兴奋,因为昨天主公跟我们说,按照日历上的说法,今天可是锻刀的黄道吉日,主公这个人非常信奉占卜神明一类的思想,房间垒着一大摞这方面的书籍,并且还经常去搜罗一些玄学方面的学问,说可以保佑本丸风调雨顺,真是有点搞不懂主公的想法呢,不过这正是主公让人觉得可爱体贴的地方。
这样想着的我准备上楼去和主公问早,我一个人走在还沉浸在睡梦中的本丸的廊道上,这么早也许主公也还在安睡吧,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就放慢了脚步,我的手扶在楼梯的扶手上,思考着接下来应该干点什么。
这时我头顶上的踏板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响声,有人从上面下来了!是主公吗?我好奇地探头张望,并没有看到主公的红色裤裙,而是一抹白色有点皱巴巴的布披。
“啊,山姥切先生,”我小声地喊了他一下,“早上好,”“哦⋯⋯”他听到我的声音,身体很轻微的抖了一下,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不过马上恢复了平静,“早上好⋯⋯”他低低地小声回了一句,可能是我突然的出现有点吓到他了吧,要快点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我用眼睛搜索着从我身边低着头有点急迫地走过的山姥切,看到了他手中捏着一张用来锻刀的符。“山姥切先生,这个⋯⋯”我兴奋地指着他手里的符,“今天是山姥切先生做近侍负责锻刀吗?太期待了!呐,主公给你的是什么符?”“哦⋯⋯这个吗,是梅,”山姥切亮出他手中的那张符,上面清晰的印着主公刚写的“梅”。
“啊~~没想到主公对这件事会这么上心,辛苦你了,山姥切先生。”他默默点了点头,拿着符往锻刀室的方向走去。
我上了楼向主公问早,看到主公手里拿着卷轴叹气,我凑近一看,原来是刀账。每一位新人来到这个本丸,主公都会把新人的资料整合起来,编号入番。“今天不知道会是谁来呢,”主公一边翻看刀账,一边若有所思地说着,随即又侧过脸认真地看着我,“乱,你猜今天会是谁来到这个本丸呢?”“如果是我的话,我当然最希望是粟田口的刀剑付丧神能来啦,主公之前锻过刀,退弟弟还是靠着一次锻刀来的呢,”“嗯,说的是呢,”主公朝我笑笑,把手放在我的脑袋上,我感受着主公温暖的手心和均匀的力度,心里对这次锻刀也充满了期待,真的希望能多来几个粟田口的兄弟们呀,毕竟,之前的我们曾侍奉不同的主人,在他们身边履行着自己作为刀剑的职责,却甚少的团聚在一起,我们分别得太久了,我希望能好好看看你们。
我和主公聊了许多有趣的事情,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天虽然依旧阴雨绵绵,但是已经开始放亮了,楼下也传来由近及远的脚步声,我下了楼,站在楼梯口,远远看见锻刀室红色的火光,近侍山姥切的影子被这火光映照得非常高大。
我想去锻刀室那里看看,在廊道上小跑起来,我的视线由锻刀室的方向稍微偏侧了一点,一大簇在雨中正开得茂盛的紫阳花引起了我的注意。
青灰色的雨空里,庭院里的紫阳花正肆意地绽放,它们挤成一个一个团状的星星一样闪烁的花瓣,被干净的雨水洗涤得更加透明,一副水彩画正铺呈在我面前,虽然我对前面在熊熊燃烧的锻刀室充满了期待,但是这番美景还是让我停下来,稍微欣赏了一遍。

“啪嗒,啪嗒⋯⋯”我身后传来袜子踩在木质廊道上的声音,“来了⋯⋯”我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不知道什么时候,锻刀室里面原本钢铁敲击和淬火的声音停了下来,于是我确定,脚步声一定是从那里传来的——新的同伴来了!
我感觉到脚步声在我身后停了下来,是盯着我看吗?可能是觉得在雨天还蹲在外面的人很奇怪吧?或者是不好意思和我打招呼?哈,那就让我先来认识你吧。我把脑袋转了过去,站起身,对上了我面前正盯着我看的——一双如同这雨天里摇曳的紫阳花般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有着初来乍到时每个人都有的些许好奇和陌生,但更多的是平静和镇定,给人安稳可靠的感觉。
“哎,新人吗?”我一边招呼他,一边从上往下打量了一番,站在我面前的付丧神,一头亮丽的黑发,两鬓到脖子的长度,发梢轻软的触摸着立起的领口,一身黑色的制服和黑发映衬得本就白净的脸庞更显得苍白,体形大小和我差不多,不会有错,看着这一身制服和体态,我心里已经有数,这就是粟田口家的付丧神了!
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我主动向山姥切先生提出要带他去见主公,也好让他休息一下,之后还要好好谢谢他呢。我拉起新人刚从锻刀室出来还很温热的手,熟门熟路地带着这位他去见主公,一面不等他开口就先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哈,我显得真是太心急了呢。“啊⋯⋯乱吗,我是药研藤四郎。”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时间仿佛有一瞬间的停滞。药研⋯⋯吗
⋯⋯ 我的脚步渐渐放缓,转身,望着他,他紫色的眼睛虽然看着我,却仿佛在思索着什么,我用手环绕过他的肩膀,十指在他的脖子后交叉,我就这样抱住他,感受我们之间与这雨天的阴冷不相符的温度。“终于来了呢,药研,真是太好了,”我语调轻松地说着,眼前却浮现出和方才锻刀室一样冲天的火光,不,那一天的火光,应该红的更加耀眼吧。每一个兄弟,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往事,自从我们被锻造出来以后,没多久就各分东西,在这之后到底经历了什么,快乐的更多的是悲伤的故事,只有亲身体会过才会更加明白吧,这之后我们四散的各种经历,我都是听主公说的,听完之后的我,总是觉得吃惊,甚至好久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就像药研的经历,我不知道听主公说完之后自己当时是什么感觉,不是故事的亲历者,我不管怎样,都不能像药研那样痛得这么透彻吧,我也许,只是震惊罢了,不过不要紧的,我一定会让你感到快乐的,呐,从今天起,我们就好好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团聚吧。

评论(4)
热度(11)

© 大黑兔奶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