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翱翔于天空的自由鸟,想和野草一般的生长。

【刀剑乱舞/粟田口/药乱】

(4.1本能寺之战.手合1)
时值正午过后,却是一天当中最热时刻的本丸。
虽然还没有正式踏入七月,但夏季的脚步却已早抵达了这里,酷炎和粘稠闷热一起构成了梅雨季独特的令人厌烦的体感。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继前几日绵绵的梅雨过后,这几日的天气出奇的晴朗,这使本来就处在练习中的热火朝天的手合室里变得更加炎热。
“嘭!”“啪!”木刀在半空中激烈的碰撞,发出清脆响亮的撞击声,在接到前几日要求手合的指令后,粟田口的付丧神在手合室里努力的练习着,药研作为久经战场的老手和兄长,自然成为指导他们的主力。
“退,手的力度还不够,用力点,”听到药研对自己的纠正,五虎退小声地回答了一声:“是”
之后,紧了紧手中握着的木刀,加大了几分力度,用力朝面前的前田藤四郎挥去,前田也不甘势弱,抵下了退方才凛冽的进攻,木刀响亮的“啪嗒”声似乎让人有擦出火光的错觉。药研继续环视着这偌大的房间里每一个人的攻击方式,此时他锋利得如同刀刃般的眼神让每一处不足的地方都难逃他的眼底,在环视过一周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正在对打的乱和鲶尾身上。
“哎,不赖嘛⋯⋯”鲶尾被乱的攻击逼得节节后退,很难有还手的余地,只能把木刀持平到对方胸前的位置抵挡每一次迅速的攻击。药研仔细地观察着乱的每一次进攻方式,嘴角轻微地抿了一下,“乱,出刀锋利一点,光有速度不行的!”“哎?”药研的声音把乱从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出来,他猛地一回头,汗水随着飘起的发丝散落在地面上,豆大的汗珠和雨水一样从乱的脸上簌簌往下跌落,有破绽!鲶尾趁乱出神的一瞬间攥紧了手中的木刀,只听“啪嗒”一声,乱感觉自己的整条手臂都被震得发抖,他迅速拉开了与鲶尾之间的距离,将单手握刀的姿势改为双手,重新调整好状态,乱感到精疲力竭,急促的呼吸声和发软的手已经暴露了自己的体力已经快要透支,药研看着乱有些发抖的双手和他脚下比周围都深了一大块的地板,清了清嗓子:“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哎?结束了吗?”“还有一整个下午呢,没问题吗?”
“能休息不是挺好的吗?”看着面前你一言我一句的兄弟们,站在身旁的骨喰看了看药研,也点了点头,“嗯,大家这几天都辛苦了,就到这里了,去休息吧,”“太好了!”粟田口的付丧神们似乎忘记了刚才的疲惫,一窝蜂的拥向放刀的位置,在谈笑声中,乱显得蔫蔫的,他等兄弟们差不多都散去之后,才把自己的木刀放回到原处,“乱,不要紧吧,你好像很累的样子,赶紧去让药研看看吧,中暑了可就不好了,”乱回过头,看见鲶尾和骨喰正站在自己身后,两人都是一脸担心的样子。“嗯,没关系的,待会儿休息一下就没问题啦,”乱看到两人的表情,虽然自己累得要虚脱,但还是努力摆出一副“没有问题”的模样。
“乱,怎么了?”药研朝这边走过来,骨喰原本还想说点什么,但是被鲶尾拉着走出了手合室,“放心吧,交给药研就可以了,他是医生嘛,”鲶尾笑着在后面推着骨喰,骨喰也只好就此作罢,不再说什么了。
“嗯⋯⋯我没关系的,可能是训练得有点过了⋯⋯”乱低着头,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膝盖,他现在其实很想蹲下来,但在药研面前,乱反而不想这么做。“去手入室吧,我帮你看看,”
“没有那么严重啦,可能睡一觉就好了,”“这已经不是睡一觉的问题了,你啊,这几天光顾着练习,连休息的时间都省掉了吧。”听到药研的话,乱一时语塞,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确实,在几天前接到手合的安排后,乱很清楚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每天天蒙蒙亮,乱就从自己的小被窝里钻出来,隔夜的露水还挂在草叶上,本丸四周还静悄悄的,手合室里就传出木刀在击破空气时发出的“嗖嗖”声,等大家都差不多起来了,乱才回去,和兄弟们一起吃早饭。有时候药研骨喰他们安排休息的时间,乱也总是说自己想再练一会儿,一练就是好几个时辰。药研察觉到以后,有一次中午硬是把乱摁在被窝里让他睡觉,等到乱心不甘情不愿地钻进去没有响动之后,才闭上眼睛。可是等自己一睁眼,边上的被窝里又是空空如也,让药研很是头疼。
“这样子身体吃不消的!”一次吃饭的时候,药研有点生气地用筷子敲了敲自己的碗,提醒着在一旁的乱,因为刚才谈到要注重训练的时候劳逸结合的问题,周围的粟田口付丧神们都知道是药研在这几日手合的练习中避免训练强度过大给他们提的要求,只有乱知道药研是专门在指自己,“感觉自己给大家添麻烦了呢⋯⋯”
乱红着脸,沉默地吃着饭,也只好打算在后面的练习中稍微收敛一点。原本以为只要在之后稍微放松一点就好,可没想到因为前几日疲劳程度的积累,又没休息好,在今天的训练中显得异常得力不从心,上午的时候比自己小的退他们都看出来了,这让乱非常的愧疚,原来只是想让自己好好练习变得更强,现在反而让别人担心起自己来了,这是乱很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看着乱低头沉默不语的样子,药研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把乱的一只胳膊拉过来,架在自己的肩上。“哎⋯⋯没关系的,我自己可以⋯⋯”
“交给我吧,”药研支撑住没有太多力气的乱,把他扶着走出手合室,“不行的时候就不用太勉强了,”“⋯⋯嗯,”看着药研平静的侧脸和温和却带着不可抗拒的态度,乱也只好妥协,鼓着腮帮,一副犯错的孩子一样的表情。药研看着乱通红的脸上挂着这样的表情,忍不住轻声地笑了起来。“药研你在笑什么?”“啊,抱歉,没什么,”“药研你真是⋯⋯”乱不满地看着药研,可能是因为太累的原因,后半句话像没气儿似得在空中消散开来。

评论
热度(16)

© 大黑兔奶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