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翱翔于天空的自由鸟,想和野草一般的生长。

【对药研和原主之间的一点想法】

最近很长时间没有动笔了,一方面是已经开学变得忙碌了,另一方面是每次提笔的时候,总是有种隐隐的愧疚感。

说实话对刀们的了解我真的十分肤浅,很佩服那些首页对他们的过往特别了解的婶婶,因为只有了解他们,才能写好他们的故事,才能去思考和揣测他们的内心,表面上的往往能够轻易带过,而内心却欺瞒不了,哪怕欺瞒了别人,自己也最为清楚。

抽空去看了有关织田信长的故事,还没有看完,虽然对他的认识依旧浅薄得可怜,但是无论如何还是要说,信长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只要提到日本战国时代,必能想到的人物就是织田信长。这位提出“天下布武”的人,最终还是在天正十年的京都本能寺自杀殒命,未能幸免。

虽然当时看的是纪录片,本质上说还是挺无聊的,但是有些地方依旧看得很热血沸腾,在NHK纪录片中讲述到的信长建造巨大铁船迎战并最终逆转形式取得胜利的一刻,坐在电脑前的我感觉特别奇异地兴奋,感觉看这种还觉得血液在燃烧的我一瞬间觉得自己坏掉了,不过依靠智谋取胜的确很激动人心,我开始理解那些三国粉的心情了(-᷅_-᷄)。

不过信长也确实是一个残忍的人,之前有看到他杀了数千乃至更多僧人信徒的事,具体不记得了,花丸长谷部也说过之前信长用他犯下野蛮举动的事,宗三也对之前的这位主人也没有什么好的评价。

那药研对信长,又是持一种什么态度呢?

从之前的经历看,药研多次易主,最后的一位主人就是织田信长,不过相比长谷部和宗三,药研对他果然还是怀有很复杂的情感吧。花丸里药研也说对于信长,他也没有特别想说的,和比较激动的长谷部和宗三,药研反而十分平静,哪怕最后亲眼目睹主人的死亡,并且最终陪伴信长走完这一生的是自己,熊熊大火中,自己的命运也随之戛然而止,而再次见到熟悉的日光,已经是2205年了,从1582年到2205年,药研在黑暗中沉睡了已经623年了。

和之前因为用药研切腹未遂而愤怒把药研丢到一边的畠山政长不同,织田信长一直把药研作为爱刀佩戴在身边,所以药研不仅在之前,在其后也一直跟随主人驰骋疆场,所以药研内心果然还是和外表不同吧,之前看过有太太说药研其实真正的性格还是挺坏的吧,当然是指他内心与外表截然不同的一面。

所以我觉得在药研心中,织田信长还是占据着不可动摇的地位,药研不可能和长谷部他们一样对信长持比较愤恨的态度,信长对于他来讲,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一位主人吧,而且后来的修行书信,对信长也说出了他的看法,“很有常识的普通人”,药研是这样认为的。

药研在经历了如此之多的战火和最后陪信长走过的那一段历程,当如今对自己的过去,他也总是很平淡地带过,看开了而已,对往事不再追究,追究也毫无意义,并不能阻止历史的车轮向前滚动,只有好好守护住那段历史,看着信长前往京都的背影,知道后面必然发生的事,也只能到此为止。

因为懂得这一切,药研给人感觉对很多事情看得都很通透,不过倒不如说,真是这一切的发生,才遮盖住了他本来可能比较坏的个性吧,感觉能看出药研这个内里的那位太太非常厉害呢。

下次写写自己对乱的看法,应该不会比药研长,毕竟药研的经历实在太丰富了,乱相对来说少一点,不过觉得乱也有很让人惊讶的一面。







评论(7)
热度(11)

© 大黑兔奶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