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翱翔于天空的自由鸟,想和野草一般的生长。

迷失(1)

短小,迷,ooc,bgm《why,or why not》


如焰的晚霞烧灼了半边的天空,薄云整齐的排列着一直延伸到了非常遥远的边际。也许是预感到如火一般的这番景色是夕阳落入地平线前最后的馈赠,树上的蝉异常惨烈地鸣叫着,比任何时候都要令人烦躁。

偌大的房间内,乱侧躺着,脸贴在榻榻米上。用蔺草编成的榻榻米里散发出被阳光晒过的自然清香。这是一个还没有付丧神入住过的空置房间,灰黑色的房间里没有多余的摆设,打扫得也十分干净。推门拉开了十公分左右,血红的光芒从门外直照进来,晒得手臂有些发烫,上面的绒毛雾一般的发亮。

乱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躺了多久,也许有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外面有听不清楚的声音,很模糊的困得想让人睡觉的细声细语的说话声,好像是一期哥,隐约还听见厚的声音⋯⋯听不清楚,嗡嗡嗡嗡的。

好无聊,不想动,像有很沉的黑色的东西压在身上,将力气全部吸食殆尽。乱活动了一下手指,手指还是松动的,快要掉下来了。光滑的指甲触碰到榻榻米,指头肉上的螺旋也贴到了上面。

“药、研,”乱一边写一边在狭窄的喉间念出这个名字。最后的一笔完成,乱的手指贴在空无一物的席子上,看了好久,最后手指蜷曲起来。“呼——”乱吹起刚写好的,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字体,字体和尘埃一样,融进看不见的空气里去了。现在是多少天了呢。

“乱,”推门被一下子拉开,光芒被一个人影挡住了,“乱,怎么了?不舒服吗?”温暖的手掌抚上额头,一期一振的眼睛里温柔中透露着担心。

“我没关系,只是刚做完内番累了,一期哥不用担心啦,”乱坐起来,把兄长的手轻轻推开。

“嗯,没关系就好......”一期把手缩回,可是脸上没有放心下来的表情如同浓稠的云雾般布满他的面孔,没有驱散。

“一期哥如果不放心的话,我去找药研帮我看看,这样可以吗?”

“嗯......嗯,好,”一期似乎楞了一下,不过马上转换了表情,想要尽力掩盖自己方才的失态,不过这一瞬间的过程早已被乱捕捉到了。

“……那我先过去了,乱待会儿和厚他们一起过来帮忙好吗?”

一期说了好多话,直到最后停顿了一会儿,乱提醒他快到晚饭时间了,一期才终于接下去说了最后的一句,起身离开。

感觉一期哥有点可怜。乱看着兄长略显落寞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红褐色的天空在一期哥温柔的光芒隐匿后又一次刺入瞳孔时,蓦然这样觉得。一期哥还想说很多话,只是突然想不起还能说什么。其实一期哥想说的只有一句话,但不知道要怎么才能痛快地说出来。

想好好疼爱这样的一期哥。乱咬着的嘴唇慢慢松开,又躺回了榻榻米上。


“乱你没关系吗?”厚的话语还回荡在耳畔,乱问他说的是什么,厚又总是说没事,这副不肯说实话又故作轻松的态度让乱追着他打了好几次。

药研。乱把手指展开,举高到头顶,从手指的缝隙中看黑洞洞的天花板。

是药研的事情啊,药研不在,已经多少天了呢?乱闭起眼睛。

有一段时间里,乱就不怎么能够见到药研了。以前可以一整天都见到药研,后来只有在早上,再后来只有隔天早上。同样在这样一个天空中印满深红的薄云的下午,药研整齐地穿着出阵的制服,黑色的护甲在即将落下的光芒中闪闪发亮。在那一次见过药研之后,离现在是多少天了呢?感觉过了很久,又感觉刚刚才过了一天。乱觉得药研还在这个本丸内,药研的白大褂还挂在椅背上,上面的熟悉的草药的味道还是很新,一点都没有消退;记在笔记上的那些字迹,墨水还没干,用手轻轻一擦,字体就模糊得看不清。别这样啊乱,厚曾对着自己苦笑。

好疼。乱的手臂紧紧压着眼睛,眼睛里的水分蔓延出来,却只在眼角汇聚成细细的一支。这些天里所忍耐着的东西,使心里一阵一阵感觉绞痛,不知道带来疼痛的伤口,现在又在以什么样的速度在溃烂着呢?等到它真正成为空洞之前,药研会回来吗?乱揩去眼角残留的泪水,极少的水分沾在腕部,很快便蒸发了。

门外听得到隐隐约约的脚步声,并一点一点朝这里迫近,“乱!”厚一下子拉开门,看到乱正用手撑着,让自己起来,听到厚的声音,乱转过头,不满地微微鼓起脸望着厚。“啊你这家伙,在这种地方睡午觉,也睡过头了吧,”厚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身体放松了下来。“抱歉,”乱双手合十,朝厚眨眨眼,却在出门的时候敲了厚一记脑袋。

“喂你......”厚揉着发疼的脑袋,追在乱的后面,“厚太慢了!一期哥还等着帮忙呢!”乱一边跑,一边回头朝厚做了一个鬼脸,“亏你还能笑得这么开心......”厚小声嘟囔。刺目却鲜艳无比的晚霞此刻已不见踪迹,天空也完全黑下来,几枚星光正温柔的注视着眼下两个一前一后奔跑着的付丧神,如果可以的话,乱一边跑,一只手不由地抚上衣襟,在心中祈祷,如果可以的话,也把这份温柔,带去给此刻在某个地方尚未归来的药研的身边吧。


附:大概讲的是一个许久没有审神者的本丸,以及不能依靠审神者的能力回来而滞留在某个历史节点的药研,和因为不能见到药研而变得和平时不同自己却并未发觉的乱的故事。


评论
热度(9)

© 大黑兔奶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