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翱翔于天空的自由鸟,想和野草一般的生长。

【药乱】

【谷雨】

(上篇)

葭始生,霜止出苗,牡丹华。

似有隆隆雷声由远及近从天边传来,冷灰色的天空中连半点零星的云的碎片都没有。
地上还残留着一个一个的小水洼,忙着收被子衣服的付丧神们从水洼边上急急跑过,稀薄的水面被圈起几波涟漪,映在其上的方寸天空被搅乱得模糊起来。
药研把最后一件衣服从晾衣杆上收下来,然后招呼着弟弟们赶紧回去自己的房间,屋檐下的走廊回荡着噼里啪啦的踩踏声,繁忙的庭院也渐渐变得冷清,最后看不到半个人影,只有一片片立在那里空荡荡的晾衣杆。
回到房间,药研四处扫视了一遍,大家都在,唯独不见乱的身影。“乱呢?”“被主公拜托去买东西了,”鲶尾“嘎嘣”一声咬下一口饼干,“不过去了挺久的⋯⋯”准是看到可爱的东西挪不开脚,在那边逗留了,“我去找他回来,”拉开纸门,药研往万屋的方向小跑而去。
皮鞋“哒哒”地踩着潮湿的地面,水洼里倒映的天空被踩碎成一块块灰色碎片,溅进药研皮鞋与脚跟的缝隙之中,来到万屋门口,药研探头往里瞧了瞧,见乱手里捧着一堆货物,正对着面前的许多稀奇的小玩意儿看得出神,还不时用手指摆弄一下。
似乎听到有人喊自己,乱抬起头,脑袋就被敲了一记。“痛⋯⋯”乱一只手护着被敲的隐隐发疼的地方,盯住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边的药研。“都要变天了还不回去,想磨蹭到什么时候?”药研摆出教训的口吻,举高的手也没有放下来。
“只是被拜托来买东西了!”乱气呼呼的鼓起脸颊,扭过头去,“主公说的嘛,有看到喜欢的东西可以买,只是⋯⋯”乱把“要尽早回去”这后半句话咽回喉咙,瞄了一眼药研。
“太晚了大家会担心的哦,”“我自己可以回来的,也有带伞,”乱顺手指了指门口的一柄红色和伞。付完钱,两个付丧神一前一后走出万屋的店门,头顶上天空的灰色似乎比之前更加浓郁,身上也可以感受到细密的绒毛一般的雨的触觉,药研看着乱臂弯里塞得满满当当的纸袋,让他分自己一点,乱执拗地夹紧了手臂,不让药研碰他怀里的东西,似乎还在为刚才被硬生生敲疼脑袋的事抗议。

评论(2)
热度(12)

© 大黑兔奶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