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翱翔于天空的自由鸟,想和野草一般的生长。

【药乱】

迟到的谷雨篇。。各种原因拖下来抱歉

 OOC预警

上篇请走这里

【谷雨】

 (下篇)


细密的雨丝逐渐变为豆大的雨点,药研从乱胳肢窝下抽出那把红色和伞,对着天空打开,暗哑的天空并未被遮挡起来,而是再次空洞地暴露在药研的瞳孔里——满身斑驳、像个老人一般苟延残喘的旧伞。见到此状的药研缓缓把它从头顶上收回来,闭起的和伞除了外形上显得陈旧了些,确实看不出伞面上那些触目惊心的大小破洞,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被丢掉,总之是无法再继续被使用了,而此时的雨也越下越大,由啪嗒啪嗒转为淅淅沥沥的响声。

“唔⋯⋯”乱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清凉的雨水也冲刷不掉脸上热乎乎的感觉,不知道是自己粗心还是怎么,居然拿着这样的伞匆匆忙忙就出门了,而且刚才还十分得意的赌气说自己就可以回来,现在完全像个被扎破的球一样瘪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你啊,”药研叹了口气,把穿在身上的白大褂脱下来,伞面一样的撑开,药研走到乱的身边,把它披到乱的头上,“用这个凑合一下吧,”药研用安慰的语气对乱说,乱突兀地抬头,毫无防备地撞到药研的眼睛,“嗯⋯⋯”乱抓紧手中的纸袋,药研温和的视线让自己喉咙中的声线都变了调。

落在地上的雨点如同尘埃般,形成颇为壮观的水雾,两个从万屋直奔回来的付丧神有些狼狈地朝本丸急跑,脚上带起的泥点溅湿了鞋袜,挤在同一片空间内,乱时不时蹭到药研的身体,肌肤温热的体感从被雨打湿的稀薄衣料里渗透出来,混合在一起的感觉很不舒服,纸袋子里发出物体碰撞的沉闷声响,药研瞥了几眼,平时总是蹦蹦跳跳,很活泼的乱藤四郎,现在完完全全一声不吭,变的像另一个人一样,药研把衣服往乱那边移了一些过去,雨点有节奏的从衣角上滴落,当其中一滴从药研眼前滑落之后,本丸重叠模糊的屋檐也在瞳孔里逐渐变得清晰。

终于踏入本丸屋檐下的一瞬间,药研感觉似乎暌违已久,而从他到万屋找乱再回来,只不过短短几十分钟而已。把湿透的白大褂拧成长长的一条,药研对着院子再次将它展开,里面一层一层的水雾被悉数抖落出去,乱把审神者从万屋托付的东西整理好,小心地捧在怀里,他往药研的背影瞅了一眼,喉间动了动,最终还是抿住嘴唇,低着头向审神者的房间跑去,地板上留下一串紊乱透明的脚印。

把从万屋买的物品交到审神者手中,合上纸门,乱站在门外靠了一会儿,望向窗外,滴滴答答的雨水敲击着窗棂,灰白色的日光从外面照进室内,乱抬起胳膊看了看自己袖口上的几块雨渍,身上也沾着不少,不过头顶上却是干干净净的,本来可以整个身体都干干净净的回来,药研也一样。可以打着伞回来,可以一边慢慢地走一边和药研讲一些自己看到的觉得很有趣的事情,可以和药研一起一边走一边吃掉万屋里新鲜出来的鲷鱼烧,结果⋯⋯乱的眼睛酸的很,不再继续想,呼出一口气,从楼梯上拖沓地走下来。迈下最后一层台阶,乱的视线平直地望着走廊,狭长的走廊上没有半个人影,隔壁的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奔跑的脚步声以及用力敲击桌子的响声,各种声音杂糅在一起,而自己站着的这条通道安静得慌惴惴的,药研呢?药研也回房间去了吧,自己的兄弟们此时又在做什么呢,乱抿紧嘴角,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空乏得像破了一个洞,乱又往四周看了看,吸了一下鼻子,怏怏地准备回到房间去。

“在找什么?”听到自己背后突然传出来的说话声,乱下意识地抖了一下,药研站在楼梯口的隐蔽处,身体的一半浸在阴影里,一只脚靠在墙上,他偏过脸,昏淡的日光和阴影的分界线在脸上留下曲折的痕迹,药研紫色的眼睛正望着自己还没镇定下来的脸,“没有⋯⋯”乱狡辩了一句,也正是因为这样,乱的两颊有点发烫。“东西都交给大将了吗?”“嗯⋯⋯”乱抱紧了手里剩下的两三个袋子,那是乱自己从万屋带回来的战利品。药研从那片阴影中将身子分离出来,平时烙印在乱眼睛里的那件白大褂没有穿在身上,蓦然觉得有些不习惯。

“这些是自己的吗?”药研俯下来看了看,“买了些什么?”“就是⋯⋯我觉得想要的东西啦,”乱把怀里的纸袋子掂了掂,不是相当于什么都没说吗,药研笑了一下,直起身子往前面走了几步,“回去了,”药研转过头望了一眼乱,“哦⋯⋯嗯,”乱意识到自己出了神,连忙跟在药研的身后。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非常的开心,乱跟在药研的后面,系在身后的发尾一蹦一蹦的,乱加快了脚步,和药研并列走在一起,纸袋子里发出“沙沙”的响声,乱在其中摸索一阵,拎出来给药研看,“哦,是鲷鱼烧啊,”“就是啊,”乱从中间把它掰开,把鱼头的那一部分塞给药研,鲷鱼烧里的豆沙还是热的,甜腻里透着一股清香,两柄短刀付丧神走在迂回的走廊上,雨完全停下来,遥不可及的天空此时如镜面般倒映在湿漉漉的地面上,澄澈如洗,蔚蓝的天空从灰色的云层中被凿出来,如破冰后见到的湖面,透亮得没有任何杂质,药研嚼着热乎乎的鲷鱼烧,手里多了一只纸袋,听乱讲着一些不着边际却很有趣的事情,放下心来的舒展开嘴角,属于本丸的四月春季,也即将在这场雨后,彻底不见踪影。

评论(4)
热度(15)

© 大黑兔奶糖 | Powered by LOFTER